2008年9月20日 星期六

王伯阿

這個夏天,除了最後住在一起的夥伴
跟我最熟的人,應該就是王伯了,雖然他不見得這麼覺得(我懷疑他不知道我的名子)
自從可以上三樓以後,每次出海除了看鯨豚之外,最大的樂趣就是跟他聊天、聽他碎碎唸

王伯

他會在海豚大跳水花舞,結果我還是看不到的時候用手臂猛勾我的脖子,把正確方向指給我看
他會在碼頭邊碎碎念,不甘不願的嫌棄我行前搞太久,然後還是把麥克風從船上拿下來給我
他會在我把相機對準他的時候假裝很酷的繼續眺望著海,在我沒有要拍他的時候把臉湊到鏡頭前來
他會在大風大浪的天氣裡,捂著帽子陪我鬼吼鬼叫,然後在大浪來時大掐我的腿,笑得很開心

離開花蓮的最後,我們一起出颱風過後的八點半船班
我們都沉浸在,在家憋了好幾天終於可以出海了的喜悅之中
即使找了好久好久,他仍然很開心,幸災樂禍的說著昨天誰家出了三班船都槓龜
結果鑫伯發現船頭有飛旋,王伯馬上說:我剛剛在看旁邊啦!
當我得意的跟客人說,我們是颱風天過後第一班看到的海豚的船
王伯也笑著在比一,多希望有人幫我把他那時候的表情拍下來

那天下午我又上船了,放下麥克風,我們終於可以聊個盡興
關於他的兒女們、還有接下來沒有出船的時候他要做什麼
雖然大半的時候都是他在講冷笑話,我在試圖弄懂笑點,諸如寧夏(零下)很冷、古天樂不快樂
我們一起密謀,不把前船已經發現飛旋的消息告訴威任
最後約定,明年夏天回來的時候要送他一罐香水,讓他掃船艙的時候順便把自己也給ㄒㄩㄡˋㄆㄤ

希望他永遠健康、開心

 



我想要寫些什麼,好紀錄這個夏天遇到你們的快樂
至少在感覺和記憶還沒飛散之前,盡量把它們都用文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