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

姿樂的鑑定心得

這是姿樂的鑑定心得,經過同意之後轉貼:)


第一次:8/25 8:00 鑑定人:郁翔
這一天,我絲毫不緊張,自己感覺還蠻穩定(自己感覺的啦)行解講完之前要教大家穿小朋友的救生衣時,王誠云馬上出列來當我的麻豆,讓我覺得很可愛,現場的氣氛也輕鬆了起來,土匪也給我給了一些建議與心理建設,8:00剛好大多小多一起出,不過2艘船上的人數都不多,我也沒問太多就出船去了.在船上,郁翔讓我很自由的發揮,因為沒有王伯在船上,剛開始我有點害怕,害怕沒有千里眼先生(後來才想到我真是多慮了,另外一位千里眼先生—文龍大哥在開船耶,他怎麼會放過鯨豚的身影呢)我們會找不到鯨豚,一路上我抓著麥古一直說一直說,視線也不斷的往前方搜尋,我和郁翔只要稍微發現不尋常的水花都會很激動,前2次都是靠近之後就無影無蹤,一路上船隻往東又往北開,開了好遠好遠,遠到我從來沒到過的海域範圍,時間也過了好久,開始擔心,茫茫大海,可愛的精靈你們到底在哪兒?船隻慢慢往西移動,船長的直覺?船長看到?回航的訊息?友船來電?不知道.不過很快的鯨豚已經在我們船隻不遠處了.熱帶斑海豚今天很零散,而且離船有點距離,介紹一下,熱帶斑,一下就離開了.我想總算可以給遊客一個交代了(終於能體會王伯的壓力了,王伯在還沒發現鯨豚之前總感覺他有點憂愁相,但是一旦發現鯨豚之後他便給鯨豚拍拍手,我想某種程度也為自己拍拍手,也覺得沒讓客人失望吧)在回航的過程中,心情比較輕鬆,不過有點納悶,為何今天出海時間那麼久?我肚子裡的墨水快用完了.又看到有一位遊客一直和若卉講話,手上還拿著類似紀錄板的東西(我也蠻納悶若卉為何會出現在鑑定船班上)早上在解說教室,我就覺得今天的客人不太一樣,又和郁翔打招呼,又和土匪噓寒問暖,好像大家都很熟?又拿著相機在解說教室猛照相,在船上也是多次往三樓甲板拍照,雖然我也蠻喜歡拍照的,總覺得今天的客人就是不一樣,客人不一樣,我們還是一樣要很專業要盡心盡力做好本分喔!!雖然我還在評鑑階段,可不能漏氣喔!!說是遲那是快正船頭前2隻大大的身軀直條條的在船頭,我幾近尖叫的程度要大家趕快看這難得的---抹香鯨.抹香鯨這3個字才說出口,郁翔馬上說 “不是抹香鯨”, 阿!!!頭上馬上出現三條線!!!郁翔說是”喙鯨”,天阿!!我這輩子還沒想過我會碰到喙鯨,對於喙鯨完全不了解,剛才的激動馬上變成不知所措,只好請郁翔幫忙解說關於喙鯨的介紹,看到郁翔如此激動,他說喙鯨是如此難得可以看得到而且我們還接觸了好幾分鐘,看到他如此興奮且滿足的眼神,我真對不起這次難得的福份,一方面也懊惱自己真的準備的不夠.(聽說領航鯨該出現了,要鑑定的朋友們,領航鯨的資料先準備好吧!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喔!!)接下來,再向各位遊客說明剛才失態的狀況,請大家見諒,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喙鯨啊!! 帶著滿懷的歉意與驚喜,繼續回航.又看到有遊客在發紙張,我問嘉玟(多羅滿的工讀生之一)那個遊客在做啥?嘉玟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告訴我,”他們是鯨豚協會的人,今天來做評鑑” 我頭上又冒出三條線, ”評鑑????” 甚麼評鑑啊?我要做評鑑關他們什麼事啊?如此大陣仗的.原來他們是來對小多做評鑑的,原來賞鯨標章的認證是對船隻做認證,並不是對船公司做認證.(既然大多已經通過認證,小多也說它也想和黑潮的夥伴一樣通過鑑定,是一種榮耀喔!!)糟糕了!!那麼我今天的表現不知是否會對小多這次的評鑑扣分,”船上解說員不專業扣分扣分”真有點不安!!在知道船上有許多”不一樣”的遊客時,今天所有的疑惑都解開了,專業的船長(文龍大哥),和鯨豚保持一定距離,船上有觀察記錄員(若卉),有隨船解說員,有鯨豚協會人員向其他遊客坐問卷調查……..
隔天知道小多通過評鑑,而我還有2次鑑定.

郁翔上岸之後沒有多說什麼,不過他的微笑讓我放心許多!!


第二次 8/27 8:00 土匪
在知道是土匪要我做鑑定是前一天晚上的時候,聽到幾位夥伴說明天要被誰誰誰鑑定,語氣中有些不願意又有些壓力時,似乎有人羨慕我碰到了比較”友善”的鑑定者.我的心裡反而更不安了.我知道我自己是一個比較嚴肅的人,在船上不免會說些比較嚴肅的語調.而我只是耳聞土匪的風格隨和自在,沒有真正聽過他在船上的解說,深怕他會被我的嚴肅嚇到.
行解前,土匪還是給我鼓勵與心理建設,他希望我行解內容可以些許改變,可是一時之間我還想不出如何做變化, 所以還是沿用了舊招式,不過,日後真的可以稍作變化,不然就變成了像空中小姐在示範救生衣一樣僵化了.
在船上,我想我沒有辦法馬上改變風格作不同的解說,所以維持我原來的風格,土匪也不斷的示意,我講得很好,要我放輕鬆,我終於忍不住了.我告訴他我是比較嚴肅的人,希望他不要被我嚇到,然而他也蠻能接受我的嚴肅的.我後來想一想,也不是真的那麼嚴肅,只是,我看待事情太”認真”了.今天,我的解說中也有帶一點感性,我會把自己的感覺告訴船上的朋友,希望他們也能體會我的感覺,土匪突然問我:這是你想出來的嗎? 我愣了一下,點點頭.似乎又覺得不太對.後來我知道了,我說出來的並不是我” 想” 出來的,而是我”感覺”到的.我有所感才會說出來,(我的感覺回來了,有一陣子覺得自己是行屍走肉毫無感覺……說來話長)
我說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一點都不錯,喙鯨又來了.今天我終於可以拿起麥克風
,介紹喙鯨了,雖然介紹的還是2266,可是我不會像前天一樣不知所措了,老天爺給我如此好的機緣,真感謝!文龍大哥一副鎮定樣訴說著前天也有遇見他們的過程,土匪簡直就是一個頑童,興奮莫名,明明就超興奮還嘴上嚷嚷要看領航鯨.別看我只有一抹微笑,我的內心可是澎湃不已阿.接下來還遇到了熱帶斑…….
回航時,土匪還是不斷鼓勵我,並給一些具體的建議,其中他希望我們可以將一次的出航讓遊客有如看電影般歷歷在目且內容可以連貫,我也覺得很好,不過我還需要多一點練習才能抓得住要領!!當然他建議要有一個完整完美的ending.我今天的練習不太完整與完美.

放輕鬆的態度是我要學習卻一直學不來的課題!!


第三次 8/28 10:30 惠芳
前一天晚上將近11點才知道隔天要做鑑定,鑑定者是惠芳,掛完電話,繼續睡覺,沒有想太多.
今天覺得自己不太緊張,可是行解時發現自己已經有緊張的前兆了,當我講話愈來愈快愈來愈快時,我就知道我在緊張了,為何緊張?不知道!!
上船之後,我就感覺自己狀況不太好,所謂不太好就是覺得力不從心,懶懶的,今天不太想講話,可是又必須講些什麼東西出來,所以講出來的內容不太連貫,自己也不太滿意,連惠芳,王伯,文龍大哥不斷給我暗示給我講話的題材,我都沒發現(惠芳事後提醒我要和鑫伯王伯文龍大哥培養默契,它們可都是一座座的寶山啊)也不知道是我自己覺得不興奮還是船上的客人今天都很冷靜,看到200多隻飛旋海豚看了30分鐘連一聲尖叫都沒有,讓我覺得很挫折,好像我在演獨腳戲.事後和惠芳討論觀察鯨豚的時間拿捏的掌握,也是要和船長培養默契的.因為我發現遊客沒有意猶未盡的感覺,而且覺得好像有看到就好了的感覺,我們船隻還不斷的在原地兜圈看這一批海豚,而我已經辭窮不知該說甚麼,只能不斷的報出鯨豚的位置,也不知船長下一步是有何打算.所已過了漫長的30分鐘,飛旋海豚很活潑,行為非常多,母子對超可愛,小海豚笨拙的練習飛旋可愛極了.但是,遊客一點都不興奮.我要學習如何炒熱氣氛!!
剩下的航程就慢慢的回航了,回航的途中,惠芳不斷暗示我一些話題,我似乎心不在焉,完全沒感覺到他在暗示我.我想他今天也很挫折吧!!
上岸後,惠芳還是很中懇的給於我今天表現的建議,關於前詞用字該注意的地方,對於內容的串連與延伸(這部分和土匪給的建議很類似,像一部電影一樣 ),要觀察遊客的反應,船隻離岸靠岸時的協助,麥克風的使用等等.
惠芳給於我的建議是非常具體也具有建設性的,讓我可以修正自己沒有發覺的問題,有謂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今天陽光海浪夥伴飛旋甚麼都好,只是自己的狀況不好!!